“自打耳光”的书记接申博sunbet受专访 提到农民他又哭了

作者:admin | 分类:谷歌之家 | 浏览:200 | 评论:

  原标题:最早全面推行“大包干”的地委书记,提起当年改革前后农民生活,92岁的老人难抑泪水!

  回想起当年菏泽农民生活艰难,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书记泪水涌出来

  “菏泽老家来人了!欢迎你们!”

  7月14日上午,青岛,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一行刚刚走下车来,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就迎上前来,热情地招呼着。虽然已届92岁高龄,记者面前的周振兴依然声音洪亮,思路清晰,神采奕奕。

  刚一落座,周振兴就把话题转向了四十年前的那场改革,“让人感到欣慰的是,那场改革,让菏泽人民比其他地方的人少饿了几年肚子。”

  1971年初,周振兴从聊城地委副书记任上调到菏泽。菏泽位于鲁西南大平原,但1976年全区粮食亩产只有250斤,1977年全区社员平均口粮只有300斤,现金分配1.63元。专门种粮的农民,却吃了国家调拨的国库粮食700多万公斤。

  从1977年秋天,刚刚主持菏泽地委工作的周振兴,抛开杂务,进行了为时三个月的实地调研。

  1978年1月16日,周振兴与时任东明县委书记司黎明来到东明县地处三个公社交界处的小井村。村里很寂静,几名老人正蹲在墙根下晒太阳。周振兴上前打招呼,老人们却对他爱答不理。他知道,那是因为当时群众对干部意见很大,心怀芥蒂。

  “那天下午,我们走访了五户,张殿兴家是第一户。”周振兴回忆。尽管有思想准备,但他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3间土坯堂屋已扒了两间,剩下的一间破烂不堪,地上打着地铺。

  “屋内东北角有个破缸,里面有点地瓜干,我看看大约有两三斤。”周振兴说,堂屋旁边有半间厨房,荆条编制的门,“我心想靠这点粮食这一家人怎么过,‘你们吃什么饭,我看看行不’,我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去。”张殿兴和妻子拦着不让。

  厨房里挂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有里面有几个用地瓜面掺和地瓜叶做的窝头,看来是给孩子吃的。另外有些菜团子,是高粱壳、地瓜叶、地瓜面粘在一起的。周振兴拿起一个菜团子,掰成两半,自己吃一半,另一半递给司黎明。在“三年困难时期”和群众一样挨过饿、得过水肿病的周振兴,肠胃够坚强,仍难以下咽。

  “嘴里扎得慌,咽不下去啊!”周振兴回忆说。看到自己给上级抹了黑,女主人急急忙忙地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当时,周振兴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个情景我永远不会忘记。”

  就在接受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耄耋之年的周振兴依然噙着热泪,久久不能平静。

  “这种状况如不迅速改变,你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他就不那么相信。”菏泽几乎是10个县同时推行大包干!

  “当时给出的‘特殊政策’就是,谁开垦荒地就是谁的,那时候沿黄有10万余亩盐碱地,我说分给老百姓。”当年庄稼就获得了大丰收。

  “改革的想法不是一天冒出来的。我家在农村,祖祖辈辈都是农民,自幼干农活,工作后也整天接触农业。”周振兴说,当时对农业生产也采取了不少措施,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化,但实践起来效果都不太理想。

  “理论上讲得头头是道,实践上行不通。农民祖祖辈辈那么多年,整天吃不上饭。1959到1961年,大锅饭伤害了很多人,也浪费了很多东西。”周振兴说,“我认为,当时的生产关系超越了生产力,上层建筑超越了经济基础,欲速不达。”

  “小白鸡,挠三挠,社会主义真难熬。”采访中,周振兴顺口念了几句顺口溜,他说当时各县都有不少类似的顺口溜,反映了群众对干部、政策的不满情绪。当时社员的生活就是“三靠”:吃饭靠统销,花钱靠贷款,看病靠救济。至于东明县,则是“冬天白茫茫(盐碱),夏天水汪汪(涝洼)”。“一人一天能分一斤口粮的人有几个?”周振兴回忆,“当时农业支援工业,由于浮夸风的影响,给老百姓留下的口粮非常少。”

  让农民自己有地种,此举成为东明以至菏泽包产、包干到户的滥觞,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土地包干现在说是从小井开始的,实际上和小井同时进行的有很多,像东明县沙窝、马头,菏泽佃户屯,定陶马集,曹县韩集、闫店楼这些乡镇都先后实行了土地承包。”周振兴说。

上一篇:“疫苗之王”毛利率超申博过茅台 曾被质疑国资流失     下一篇:商人偷拍法官开房:市太阳城申博委书记卷入落马 偷拍者获
网站分类